法律顾问合同是个坑?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17      浏览量:0
平常百姓有一个观念是,打官司都是丢脸的事

平常百姓有一个观念是,打官司都是丢脸的事情,尤其是被别人告,更是丑事。所以,如果有人说,“我要告你!”往往能吓唬住被动方,或者说成为了一种恐吓,有一定的震慑作用,对处理纠纷有一定的作用。

第一次接触律师或官司是在一家小企业工作的时候。听说要打官司,吓蒙了。不知所措。首先想到的是找律师。其次,需要开庭的话,赶紧找关系去找法官。

后来自己做企业了,发生了本公司产品被盗版的情况。为了打击盗版,还是想到了找律师。找同学,找朋友介绍。很快就接触上了。见面,喝茶,叙旧,说案情。虽说是同学或朋友,但是毕竟关系不熟悉。自我介绍后,律师就说,这个案子怎么怎么打,怎么怎么操作,需要收费多少。一般按标的的10%收费。一算标的可能有100万的,10%就是10万。哇塞,不小的数字啊。律师担心这个费用把我吓退了,就说,可以签订一个法律顾问合同,年费几万元,打官司的费用可以减半收。企业之所以会有打官司的风险,就是因为企业平时法律意识不强,各方面没有规范化。签订了法律顾问合同,律师会帮我理顺这些。吃一堑长一智。说的对啊。这么多好处,何乐而不为!于是就签署了法律顾问合同。付了合同费。从律师角度,律师接待我的咨询,不再担心没报酬了,心里踏实了。万一官司没法打或打不起来呢,前期多次的咨询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不是打水漂了吗!律师这么想,无可厚非。实际上,麻烦律师多次,就算律师不提法律顾问合同和收费,我也会答谢律师的。

法律顾问合同签了,官司没打起来,服务合同费付了。我不找律师,律师再也不来找我了。事先说好的要帮我企业理顺的事情不提了。本来是同学或朋友,不好意思多提。只好有事情多咨询律师吧。记得有一次要和一个外商大企业签一个合作协议,全英文的。外商发来了一个版本,我转发给了法律顾问。结果呢,顾问说专业术语多,看不懂,就此作罢。后来我要和其他外商签订合同,请顾问给我起草一份。我收到后,仔细看,发现好多错误,里面有其他单位的产品名称,单位名称。显然是网上下载的参考文稿,顾问没有修改就发给我了。碍于面子,我不敢说。只能自己搞了。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找这个顾问,当然,顾问也没有主动找我。因为案件没有顺利进行,顾问合同到期后,顾问就说以后不再继续收费了。

为了这个案子,接触了2个朋友律师,这样的法律顾问合同就签了2份。而接触的其他律师,没有这样的事情。和外面的一个律师签订了官司代理协议,先付了部分款子。后来因为无法立案,律师没办法,还退还了费用。当然,付给朋友律师的法律顾问费,每家都是5位数的金额,没有退。想想,譬方交个朋友,以后有事再咨询,朋友律师也会尽力帮忙的。

最近几年,又接触了一个多年未联系的同学,居然才考上了律师。既然是老朋友,又是新手,工作没那么忙,就有事没事地联系他,多数时候和他探讨一些法律方面的事情。当然不存在收费一说。交往半年多,遇到一个经济纠纷。和这个同学律师探讨后,同学说,这个案件只要怎么打就可以了。我不懂,好歹心里有底了。我想先和纠纷对方好好沟通后,实在沟通不了,再起诉。毕竟起诉了,事情就闹僵了。同学律师一看标的70多万的,如果打起官司的话,律师代理费要7万多。就跟我说,要不签订了一份法律顾问合同吧。这样只要收半价代理费。这个同学律师也是好心,为我减少负担。而且顾问费只收1万多。还说,等官司开打前再签。后来,我和纠纷对方一直没能细谈。没谈好,也不好开始起诉。就算起诉了,对方无任何资产,且负债累累,打官司赢了强制执行也执行不到。把对方送进监狱,使得对方更是失去了赚钱能力,还钱更不可能了。官司没打起来,顾问合同倒是签了。签了合同,就要执行。同学律师一直不开票,就等我是否要放弃官司。从这点上看,这个同学律师还是很够意思的。在同学律师多次催问下,我答应签了合同。合同既然签了,那就多找找他咨询呗,官司不打,不能让这个服务费再次白出了。可是,毕竟这个同学律师经验少,我的咨询的回复大多都没啥用。有一次,为了一个咨询,我们2人还吵了起来。吵归吵,关系还没有一下子闹僵。合同签了,发票也开了,但是费用没付。最后一个咨询是一个讨债官司。他说,按合同约定,半价收费,同时要求把顾问费付了。我答应了,但是,要求写一份工作总结。可是,我们为此再次吵架。这次,同学律师骂人的脏话说了一箩筐。我看这架势,算了吧。但是,心不服啊。顾问期6-7件咨询回复没啥用,要是都按件算收费,也就1000多元,这些咨询都属于我们开始接触时见面讨论的一些事情。能力不行,还这么霸道,我就不付。结果呢,关系闹僵。换作企业之间的话,一般都会继续协商。而这个同学是律师,他不联系,也不催要,直接上法庭告我。而且要求付3年的顾问费。为啥呢?因为合同上的日期是他填写的,我的那一份没给我。签订时,我只在空白的合同模板上盖了章,他拿回去盖章,就没再给我。

起诉了,法院先调解。法院前后换了3个调解员联系我,我每次都把情况说了,前2个调解员头疼了,都放弃了。最后1个调解员,干脆不听我讲,要我去见面,直接问我,合同承认不,我说认;肯出多少,我说5000。再问同学律师,他说,不同意。调解结束,全程10分钟不到。下面开庭吧。

开庭前,法院书记员来电话,告诉我要发传票。我又简单说了情况,她说开庭再说吧。

收到传票,就要写答辩状,整理证据。我开始犯难了。难在哪呢?因为同学律师给我回复大都是语音通话,我没录音。我咨询他的事情倒是全是微信打字,也包括文件。答辩状只能以叙述事实为主。我料想到庭审时同学律师会全部否认的,事实情况的确如此,这是后话。

同学律所的起诉状要求是:1,按照合同,合同已生效3年,要求被告(就是我)支付45000元。(合同要求是一年15000元。) 2, 诉讼费由被告承担。

事实和理由。1,合同。2,第1年的发票。3,咨询的微信截屏。

这种事情完全是可以私下协商解决的。看来这个同学律师宁可要钱,也不要面子和人情。所以要起诉。同学律师和我连一次好好地协商都没有,直接起诉。给我搞了个突然袭击,我哭笑不得。不就是15000元吗!

我要是认真对待的话,完全可以再请律师好好准备。可是,我没有这么做。我是想看看法官只凭我所说的事实和有限的证据到底会这么判。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。

跟法院沟通,是否可以取消起诉,私下协商,法院回复说,你们这种事情真不想接,但是,既然起诉了,法院不能不接。法院要我去私下和同学律师协商。我说我就一直等他回复我呢,没想到等来这样的回复。换句话说,没有协商的余地,同学律师坚持自己的要求是死的,我必须执行。

1、先说下庭审结果。

法庭审判采用简易程序。庭辩之后,法官说,双方各诉己见,那就等审判结果吧。确定了邮寄地址后,结束庭审。同学律师先走了。我晚走了一步。法官问我,你愿意和解吗?这个案子审判挺麻烦的。我说听你法官的。法官说,既然第1年的服务费发票开了,就付这么多吧。我说,好吧。我还说,开庭前我已经和同学律师事务所的所长沟通过。法官很惊讶,说你和律所没有矛盾,只是和律师有矛盾啊。我说是的。问我要了所长电话,当场和所长通了电话。法官问同学律师,他同意了,但是要求我承担诉讼费463元,还要求我必须在15天内付清,否则延期将罚款3000元,连同15000元强制执行。案件就此了结。

之前我和所长沟通后,所长的意见也是建议只付第一年的服务费吧,我没同意。我不知道法官最后会如何宣判。为了趁早解脱,法官这么建议,我估计审判结果也差不多。如果我不服宣判,再上诉,不知还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。想想不要为了1万多元耗费精力,有那时间多做点有意义的事情,和这种人争辩不值得。

庭审过程中,同学律师居然对他对我咨询回复的实情全盘否定。现场的原话是“血口喷人”。我要求法官制止他说脏话,法官不理睬,书记员把这四个字记录了下来。法官问同学律师是否可以取消合同,同学律师说,他不想终止合同,如果我提出要求,他也不同意。也就是说,这个法律顾问合同,只能一直有效。法官说,我的答辩状提出,同学律师没有按照合同要求提供应有的服务。同学律师说,合同只约定了服务范围,我不提出要求,同学律师就不需要服务。而我提出的服务要求,同学律师都已经尽自己的能力进行了回复。(我的答辩状举不出证据证明他的服务不好,而同学律师也拿不出证据证明他服务的好。因为咨询回复都是电话或当面,没有文字记录、录音或视频)。而我所述事实,同学律师应该都清楚,但在庭审现场,他都抵赖掉了。就冲这点,我越发瞧不起这个同学律师。我对法官说,同学律师辱骂了我,同学律师否认,法官不置可否。

总结这个案子,因为我举证不足,法官无法判断同学律师的服务态度好不好或是否进行了服务。但是,合同是真实的,白字黑字。只要有合同,双方没有约定取消,那就一直有效,我就必须每年付费。因为合同上没有说同学律师必须做多少事情。我用不用这个服务是我企业的事情,而且,律师服务的好不好,是否让我满意或对我有帮助,合同里也没约定,只要律师回应了就算是服务了。可能这也是法官认为这个案子对我不利的地方,但法官认为合同不合理,对我不公,才提出我让一步就付开了票的款子的原因。旁观者清。我想如果没开票,法官调解我付5000-10000元也是可能的。

我会再写一篇文章,把这个官司的全部文件上传,当然所有信息都是公开的。

2、所以说,法律顾问合同是个坑啊!!!

为啥这么说呢?我们请法律顾问的目的不就是帮助我们审核自己与外界的合同的吗?那么自己和律师之间的合同应该由谁来审核呢?既然我们相信这个律师能帮我们维护利益,那肯定相信律师不会坑自己,于是会全部信任律师和自己之间的法律顾问合同。记得这个同学律师建议我签订法律顾问合同时说,这个合同就是个形式,律所有要求写这个合同。而且合同上我都没签字,只盖了章。的确,他说,只收15000元,已经是很少的费用了。算是对我这个朋友的照顾,毕竟他还是个见习律师。可是,谁曾想,我和这个律师闹了矛盾,而这个同学律师一改当初的口头承诺,操起自己的专业来对付我——一个需要帮助维护利益的客户,而且是对他十分信任的客户。好可怕啊!好比是家贼难防一样。闹起矛盾来才知道,同学律师和签订的《法律顾问合同》完全是只对他自己有利的合同。说难听点,普通人和律师签合同,玩得过律师啊?开玩笑了,这不是与虎谋皮吗?所以,《法律顾问合同》是个坑啊。

通过多年和律师打交道的经历,我还体会到如下的经验或教训。

既然我们对法律不精通,律师行业的套路深,那么我们对律师还是敬而远之吧。尤其是《法律顾问合同》千万不要轻易签。律师这种赚快钱的方法,我认为是合法的“诈骗”。想想和最后一个同学律师之间的《法律顾问合同》以及他在法庭上对合同的解释,赤裸裸地暴露了他的丑恶嘴脸,多么的可怕。有这样职业操守的律师,就是品行不端,违反了《律师法》第8条第三款“品行良好”的要求。也就是他不具备做律师的资格。

希望国家能够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来规范律师行业的这些乱像,还社会一份安宁,给百姓多一份安全感。不要让一些心术不正的律师采用法律手段来谋取不义之财。律师作为国家维护社会安定的主要助力,要是出现这样的“害群之马”或乱像,只会使得国家更不安定。所谓的知法犯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