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诡事集】02—门面房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20      浏览量:0
本故事由网友“没完没了”叙述,“佑右木”

本故事由网友“没完没了”叙述,“佑右木”编辑整理。

2015年,在一线城市工作近六年的我,由于工作努力又省吃俭用,手上存了大约十万元的积蓄。

这些钱如果在一线城市买房,最多就买个两三个平方,地段还很一般。但是放到银行似乎又不是理财之道。

在网上查了许多资料进行对比,又和一些好友进行了沟通,我决定把这笔钱投资到自己的老家。

我的老家在沿海,属于三线城市,人口大概四百来万,有一定的消费人群,每年的经济增长也很稳定。

房子我不打算买,老家的宅基地上父母早已新盖了三层楼。我决定买门面房,首付如果不够可以问父母先借些,租金抵按揭款,等于别人替我养门面房,还清贷款后就是一个完完全钱属于自己的固定资产。

由于自己工作忙,我就委托在家乡做房产中介的发小东子帮我挑选。

过了一段时间后,东子给我发来一间门面房的资料。

这间门面房是二手门面,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段,方方正正,层高6米可以隔成两层。

东子说房主要出国急着出手,价格比同地段门面房便宜30%,过户所需的所有费用都由他承担。

我给东子说:“那人家肯定是急需现金吧,我这办按揭人家会不会着急啊。”

东子说:“这个我也问过房主了,房主说他有好几处门面和住宅都在对外出售,把这些都卖掉大概需要小半年,所以没问题。”

既然这样,那也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。我将手头的工作处理好,就向公司的领导请了一星期的假,带着证件手续就回到了家乡。

下了车我也没急着回家,而是先去找了东子。

门面房真如东子所说,方方面面都很好,价钱也是便宜,但是是空的。

我问东子:“这么好的地段,为什么会空着?”

东子说前面的租客租期到了没有接着续租,房主想着要卖也就再没往外租。

我点点头,可心里却有那么一些不踏实的感觉。

当东子问我要不要现在就签合同时,我对他说我下车就来找他还没有回家,得回家和父母商量一下。

东子说:好。

回家后我把这事前前后后给我父母说了一遍。母亲想了想对我说:“要是觉得心里不踏实,就说明这门面房不该你买,你还是再看看别的吧。”

我点点头。

晚上父母为我准备了满满一桌可口的饭菜,吃完后一家人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。可能是因为路途奔波有些累,我居然聊着聊着就睡着了。

迷迷糊糊的,我做起了梦。

我梦见自已走在一条宽宽畅畅的大街上,街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人,说不清是清早还是黄昏,整条街上都弥漫着一层白雾。

走了一段时间后,我看到街边有一家早餐店,走进去看到一个男人扎着围裙在招呼客人,她看到我笑着说:“楼下没有位置了,到楼上坐吧。”

走了一整条街都没有人,让我的心里觉得怪怪的。

现在满店吃饭的客人和香气扑鼻的早餐让我感到温暖又安全,我没有多想就上了楼。

楼上空无一人,我捡了个座位坐下,那种怪怪的感觉又回来了。

正在想到底里哪里不对时,突然觉得周围的气氛变得阴森森的,一股渗人的凉风不知从哪里吹来,让人浑身汗毛倒立,恐惧之余感觉到一股很大的怨念向我袭来。

然后我看到一个人影子,没错,是人影子,因为她只是一个人形的轮廓,就好像一团浓度比较高的雾气凝聚成的人形一样。

她像我徐徐走来。

为什么是她?我也不知道,反正在梦里我第一感觉这个人形的影子是一个女人。

她向我走来,面目模糊。我心里虽然害怕,却明明白白的知道她不会害我,就傻傻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她。

然后,我就看到一双的眼睛。是的,就是一双漂亮、清亮却又幽怨悲伤的眼睛。

那双眼睛盯着我看,贴得很近,像是在研究我,又像是要说什么一样。

没有想像中的眼睛里冒出血泪,也没有想像中满是腐肉的死人脸,但我还是觉得整个脊背都是凉的,甚至有些湿漉漉的感觉。

几秒钟之后那双眼睛突然就消失了。我也猛得惊醒了。

醒来后,我把这个梦告诉了父母,二位老人的想法出奇的一致:“这门面房怕是不干净吧。”

第二天一早,我给东子打电话,先是把做梦的事给东子说了一遍,又把我父母其实也是我的疑问说了出来。

东子说这个他还真不知道,但是可以打听一下。

三天后,东子来电话了,他说:“你也太邪乎了吧!”

我问他:“怎么了?”他把打听到的事告诉了我。

这间门面房先前不是早餐店,而是一家快餐店。

开店的是夫妻俩,八年前从房主手里租下了这间门面房。男人负责炒菜,手艺好分量也足,女人负责大堂,爱干净嘴甜又勤快。

一来二去,他家的店在这条街出了名,招揽了许多回头客,也挣了很多钱。

然后,就上演了老套的“男人有钱就变坏”的剧幕。

女人发现后当然不愿意,一个电话把娘家的人全都叫了来。

男人也是个怂包,在阁楼的地板上跪着,一把鼻涕两行泪的哭着说是这个小三先勾引了他,一再向女方家人保证再也不会和小三来往,绝对做到一刀两断。

那个小三年轻漂亮也就二十刚出头,当时肚子里的孩子有三、四个月大了,据说从头到尾站在墙边一句话也没说,先前还哭,后来听男人说着说着,她居然笑起来,全然没有一点羞耻的感觉。

娘家人料理完了男人,回头再看小三,不知谁喊了一句:“不能让她把这个野种生下来!”

于是一群人冲过去,拉起小三就往外拽,叫着喊着就要押到医院打胎。

那小三突然害怕了,护着肚子拼命挣扎,也不知道谁混乱中踹了她一脚,小三从楼梯上滚了下去,当时就见了红。

等众人冷静下来把人抬到医院,才知道小三是RH阴型血。这种血型大家都知道,一个城市里找不出几个,等找来了同血型的人,小三也断了气。

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这样没了。

好好的一个店就成了凶宅。

我问东子这是从哪里听来的。

东子说:“唉!房主是不肯说了,我也是通过业内的老前辈才打听到的。”

顿了顿,又说:“那女的娘家人后来抓的抓、判的判,两口子也没法过了,店也没法开了,各自卷了东西就偷偷跑了。房主觉得店里出了人命不吉利,才对外说自己要出国想卖掉的。”

我说:“那你再帮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吧。”末了又补一句:“这回你可帮我打听清楚了啊,再别整这样的。”

东子在电话那头尴尬的笑了一下:“放心,我这次也是长了经验,以后这样便宜的二手房和门面,我得打听清楚了才能往外介绍。”

后来的事情,就不一一叙述了。

只是有时候想起那个梦,那双幽怨的眼睛,我心里会莫名的难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