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云养“闲鱼”,要用“鱼塘”承包四海八荒的青年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6-03      浏览量:0
“有时候不是因为你错了,只是因为你老了。

“有时候不是因为你错了,只是因为你老了。”这是互联网世界的真理,“老”就意味着不再性感、不再撩人,不能占领青年的心智思维,不能执掌未来的胜负关键,因此,所有互联网公司都信奉“得青年者得天下”,马云自然也不例外。

3年前,阿里巴巴集团内成立了二手物品买卖社区“闲鱼”.最新的数据显示,2016年闲鱼的用户从1亿激增至2亿,“鱼塘”(闲鱼内不同的社群)从12万个激增到40万个,分享了1.68亿件物品,包括玩具、画、宠物等等,甚至开辟了“代叫起床”、“代练游戏”、“塔罗牌占卜”等奇葩的服务,更有“一支口红的诱惑”、“告别前任”(卖前任送的东西)、“一起Cosplay”等鱼塘让人脑洞大开,血脉喷张。

而最为重要的是,这些社区中55%的用户为16-27岁的90后,他们平均加入4个鱼塘,担任43%鱼塘堂主(社群负责人),单日互动超过12次,“面交(当面交易)”、“不刀(不讲价)”、“求约”成为他们之间的流行语。显然,四海八荒的青年们把闲鱼当作“认同感泉涌,归属感尿崩,幸福感爆棚,高潮不断”的圣地。

​是的,腾讯会做社交,阿里也能做社区,分享经济下,活跃的社区运营才能让人“燃情热血、蜜意心上”,只讲买卖的套路,留不住,腐萌美燃的社群,得人心。

分享式生活“带你飞”

就像拉切尔.博茨曼在《我的就是你的:协同消费的崛起》一书中所说:建立在资源共享上的消费模式,是一种全新的经济模式,而这种分享对经济的影响力“就如同所有制对工业革命一样巨大”。

无疑,在滴滴、共享单车、Airbnb等分享经济的教育下,90后的互联网原住民们早就习惯了将“闲置”分享,降低自己的生活成本,变相提升自己的购买力,小到将大学的听课笔记、参考资料卖给学弟学妹,中到拿数万元的相机镜头与同好者互通有无,大到以数千万元的豪宅、别墅分时租赁……各种“断舍离”、“用享玩”,他们是不想浪费“半张床”的一代,对他们而言,生活本身就是分享。

最新的《中国分享经济报告2017》显示:2016年我国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,同比增加1亿左右。参与提供服务的人数约为6000万,同比增加1000万。就像日本经济学家田中秀臣所述:人们一边在供给,一边在消费同好者的供给。

例如闲鱼某手工皮具鱼塘的塘主,一开始只是被朋友邀请,建立了相关的兴趣鱼塘,拉来朋友圈200多人,没过多久,就人气飙升,聚集起5万名同好者,她也没想到中国有那么多年轻人爱好手工皮具,大家在一起探讨,不同材料如何混搭,设计如何更带感,入门需要哪些工具,更有各种迷弟、迷妹为其中动人心魄的产品掏出真金白银,千元万元也不是问题。

一切正是马洛斯需求理论中“情感归属”与“自我实现”的相互叠加,青年们有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,有喜欢互动、分享、协作的天性,大家贡献“肉体”力量和智慧力量,其累积起来的爆发力是恐怖的。

因此,闲鱼才利用阿里的技术和大数据储备,以精准的“用户画像”高效匹配鱼塘的各类供求,再将移动化、人人分享、互动交易做好,不断优化“自上而下的游戏规则”,进而调动底层的社会力量,带着青年们一起酷炫,一起飞,实现《技术元素》中“突然爆发的惊人量能”。

社区化运营“搞事情”

而在另一面,如今移动互联网普及,内容多元、碎片,导致生活方式、价值观的多元与碎片,使得互联网人群圈层化,不同圈层间隔阂感极强,但在圈层内却有高度认同感、感染力、自组织,由此,便形成各种各样的社群,它们如雁群,如羊群,有人领飞,也有人跟着飞,有人做低头吃草的羊,也有人做牧羊之犬……社群成员有共同的目标、纲领;高度协同;一致行动。

与之对应的,则是一个个特立独行的社区,它们利用信息网络将青年们连接成集群,赋予他们众筹感、仪式感、温度感、卷入感,让他们在认知盈余、商品盈余的复杂世界里,找到话语权、认同感的方向。“闲鱼”以这样的方式拥抱社群,才有今天的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。

而随着社区运营链条的迅速延伸,不仅极大提升了闲置商品、服务流动的效率,更带来前所未有的用户连接。自此,连接打基础,互动有过程,最终得数据,高频率、多维度的数据越用越多,用户体验能借机不断优化,同时,结合友军的“芝麻信用”、淘宝交易评价,社群玩家得以“有信用而立”,社区便能“有驱动前行”,这样,后者不必设立繁复的管控规则,社区活性不受限,天然地接近自主与自由。

基于此,闲鱼上的90后“包租婆”小林才肯拿下14套“民宿”,将它们租给各种客人,让顾主们设计求婚、拍摄私照、打造主题Party、玩转直播、带着父母一起过周末……消费由“NEED(需要)”向“WANT(想要)”再向“VALUE(有价值)”完成三级跳,大家一起愉快地“搞事情”,共赴有趣的高潮,治愈成年的无聊。

如此,社区才能持续地卷入新老用户,对应中国的生活气息,世相百态,成为社会诸多场景的网上写照,从而粘合一切人间情怀,不断扩张、稳定自己的社会包容力。此外,这一切也给阿里带来多样化的“基因”,使它从流量运营变成用户运营,从用户运营变成社区运营,做好商品、服务的搬运工。

毕竟,中国正逐渐走向更细分多元的“唯我”市场,对于阿里而言,闲鱼的存在,使其拥有更多渠道的消费者洞察,能提供更加走心的体验,形成新的业务模式,吸引更多消费者,念念不忘,才有回响。

正如《反脆弱》一书中所说,在这个多变又速朽的时代,与其徒劳地预测“黑天鹅”什么时候带来什么样的威胁,不如让体内形成一种抗脆弱机制。要知道,蜡烛无法预测风什么时候来,即使能预测,也与事无补,因为风中的蜡烛没有“抗脆弱性”。同样是火,野火不会因为大风而像烛火一样被吹灭,火势反而会因为风来而旺盛和蔓延。无疑,闲鱼正是这股野火,而马云真的需要它。